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lishi1840

林黛玉为什么会选择住在潇湘馆

时间:2020-07-22编辑:历史君

  潇湘馆是林黛玉的宅邸,她自语说“我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的更觉幽静”,苏东坡有诗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看来潇湘馆和林黛玉的缘分从这几根竹子便可说起了。

  潇湘馆里竹子多,贾政等人前往大观园验工时走到潇湘馆前,只见“里面数楹修舍,有千百竽翠竹遮映”,千百是夸大,但也足见潇湘馆里翠竹成林。林黛玉当日自语,她爱的是竹子遮掩下若隐若现的幽静,倒颇有一点“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趣味,林黛玉素爱幽静,这是秉性使然。

  但她偏又爱那隐着的幽静,看来她不光憧憬的是“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的恬静生活,还有着“小径幽幽竹绕门,闺楼终日总无言”的悲观意识。

  任谁都知道林黛玉是一个敏感而又脆弱的女孩,以现代心理学的目光去审视她,就会发现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林黛玉为何要选择隐匿在竹林之中幽深恬静的馆舍,她把自己藏在幽静且不轻易受人打扰的潇湘馆里,就像珍珠藏在贝壳里,这固然能够得到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

  当然,林黛玉亦爱那些竹,这是向来受到阳春白雪、清高孤傲的文人雅客们喜爱的植物,诗云“孤高劲节天然别,虚心永永无凋谢”,竹子是岁寒三友,又是“四君子”的代表。

  潇湘,即指竹也,黛玉之心思自是显露无遗。确实,倘若要寻找一种植物来隐喻黛玉,无疑只有翠竹是最为恰当和贴切的,尽管黛玉的前世是一株绛珠草,但在现世竹子反倒成为了她在世俗中的精神寄托。

  某一日,贾宝玉走到潇湘馆前,抬头“只见凤尾森森,龙吟细细。举目望门上一看,只见匾上写着“馆”三字”,凤尾即竹叶摇动的优美,龙吟即竹叶摩挲额的动静。看来黛玉倒并不全然爱那死寂沉闷的寂静,在那静谧中还要有生命悸动的活力和生机。

  黛玉虽爱竹子之静,但有一种观点认为黛玉的性格底色实际上是热烈的,我很赞同这一点。试想,倘若没有至情至性,又怎么会有泪眼婆娑呢?

  黛玉爱的悲壮、也爱的卑微,她热烈的憧憬着与宝玉之间的开花结果,但是却又不愿向世俗妥协,这种遗世独立的姿态恰好契合了竹子的品性。竹子看似簇拥成一片翠绿的林海,但是却鳞次栉比,株株分明,一根竹子总是很难和另一根竹子纠缠在一起。

  它的枝叶总是集中在顶端,看起来仿佛一层压着一层,倒颇有一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争强好胜,似乎倒也暗合了黛玉有时颇具锋芒的言语。黛玉虽然爱竹子之雅,但并不完全是儒雅的,温顺的,相反黛玉很有锋芒,很有气魄。

  面对下里巴人仰或寻常俗物,她总能展现出泾渭分明的态度,她把北静王的手串视为是“臭”,她憧憬《西厢记》中张君瑞和崔莺莺爱情,但是又充满畏惧,因此,尽管她和宝玉都已经深知彼此心意,但是却都怯于迈出最后一步。